事父至孝恩情重

「我靈歌唱,讚美救主我神,祢真偉大!何等偉大!」手握著尚有微溫的父親遺體的手,娥姐(商天娥)哼著她最愛的詩歌《祢真偉大》,喉嚨哽咽,淚水奪眶而出。

爸爸患病的日子裏,為了給他有更好的照顧,在生活上作了一些調適︰將住所搬到新界區,好讓居住空間濶落一點,可僱家傭照顧爸爸,另一方面他更能接近兒孫。不過這搬遷,在上班的路上便要花上更多的時間,就因這原故,產生了日後工作上與同事間的磨擦及誤解。

眼見爸爸患病,使一直疼愛他的娥姐,身心都極其難受。那段日子正值新劇的拍攝,每天忙碌的工作令她不勝疲累。除此以外,真正叫她心力交瘁的,是相識多年的同事,做了些小動作所帶給她的傷害。向來不愛為自己解釋的她,在沉默忍受中近乎崩潰,差點跌進抑鬱大軍之中。不過就在那段崎嶇不平的人生路上,從來沒有離開她的天父,再次以祂的憐憫,不離不棄的把她挽回,使她經歷到神的偉大及安慰,讓離開這個天父家多年的她,再次回轉。

多年在愛海中沉浮,甚至為此離開天父,只夢想尋找真愛情,但卻是得不著。神在爸爸患病時,賜下了一位愛神、愛她及家人的真命天子,即她現在的丈夫,在他的身上,娥姐確實見到神的大愛。神以簡單的福音,將這位處身在一個品流複雜圈子工作、思維細密的他尋回。丈夫對患病的岳父的體貼愛護,儘管是他的兒女都未必能辦得到,這是因神在他裏面動工。

娥姐一直為著不知怎樣向自己深愛卻又有點害怕的媽媽傳福音而感掛心。可是在父親的追思禮拜中,聽到她的分享後,媽媽竟主動把原來信奉的日本教丟棄,轉而投向基督的懷抱,並受洗加入教會,這是娥姐難以置信的,若不再次是神工作,怎可能成就這事?神在她最低迷的日子中,以奇妙的作為保守引領她走過陰霾,重覓祂的愛。

謹言慎行耀主名

娛樂圈一直都被看為一個大染缸,近年基督徒也漸漸多起來。倘若行為有丁點被看為不合基督徒身份的事宜,好容易就惹來批評。但聖經說「人看人看表面,神看人看內心」,娥姐也十分認同內心最要緊。而且我們都有不是之處,何來有權去把別人評頭品足。另外,作為基督徒的娥姐,時刻在心中提醒自己,行事為人要儆醒,一些看似無傷大雅的節目,內中可能包含著拜偶像及通靈交鬼的揭秘內容。若不小心,好容易掉進邪靈和偶像的陷阱,虧缺了天父的榮耀、玷污上帝的聖名。

自1985年好朋友帶她信主,86年受浸,期間雖曾因愛情的迷戀而遠離神,但畢竟自己也是信主多年的信徒,知道的人卻不多,這可能因為她在言語上少去表達,可是心中總是有點不是滋味。所以這次被邀請參演《馬丁路德》音樂劇,除了音樂劇是她未曾嘗試,其挑戰性吸引她外,也正好藉此機會,告知大家她的基督徒身份。另一方面劇中女主角的故事,亦讓她有所共鳴,好些情節感同身受,就是這種種原因驅使她二話不說答允了參演。

領受恩賜全奉獻

看似沒有音樂訓練,卻擁有一副好嗓門的她;實於藝員訓練班時,得過聲樂的學習機會,年少時更喜歡跟爸爸買來的錄音帶、黑膠唱片作實戰的歌唱操練。娥姐謙稱自己未能善用語言分享見證,但卻能以詩歌讚頌神的偉大。

現時她最希望能藉自己現有的身份,與一些不同層面,卻難於在教會出現的人分享福音,也許有人會不明白她的心意,因而誤解她,但耶穌不也是與稅吏共聚進餐嗎?若我們不進到他們當中,他們又如何有機會認識這位愛他們,為他們而死的主耶穌呢?另外,爸爸在世的時候,娥姐曾想為他辦一個音樂會,可是基於某些原因最後擱置了,現在想將這個心願實現在母親身上。

娥姐愛不時向神禱告,盡訴內心點滴喜與憂,以往在她的生命中不住追尋愛,現在她找到了真愛,而且這愛是永恆不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