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卑到超越

恍如天際的星星那樣遙不可及,這是家境貧困、感覺自卑及生性悲觀的小男孩,對心中的夢想的比喻,可是人總不能測透神的作為,祂為我們所預備的人生計劃,是超出我們所能想像的。

徐偉賢自小在清貧的家庭中成長,在在與身旁的人作比較時,總未能建立自我的肯定,而且看事物總帶著幾分悲觀。正因為此,他希望藉著一些可以發揮的潛能上,得到別人的讚賞及認同。除了因為喜歡鋼琴外,以上理由也是推動他更積極的在三年內考取八級鋼琴成績的原因。同樣的理由,驅使他考進演藝學院,希望能在鋼琴及音樂上得到更多的肯定及讚賞。不過天父給與每個人的安排卻是獨特的,在學院裏他遇上了那位在藝術及信仰上,都使他有了很大突破的老師。

生命中的導航師

本來自覺在鋼琴上總算有點成績的他,在進到學院不久,就開始覺得自己有如初學者,他所彈奏的每個動作都未如老師的要求,漸漸那點點建立起的自信都崩潰了。正在那時,他看到那位基督徒的老師,有著與他過往在信仰上所認識的基督徒模式好不一樣,從前的信仰讓他感覺到帶著好些框架,但在這位老師身上,卻是看到與神交往的真實生命,不是束縛而是自由的。在音樂上更見到她所演繹的是活潑美好的生命流露,自己亦開始由在音樂中尋找肯定,轉化為與人交流分享美好的樂章。老師的循循善誘,幫助他明白到我們每一個人,在天父的創造中都是美好及有價值的,天父愛我們不是因為我們能如何技藝超卓的彈奏音樂。奇妙的是,當徐偉賢明白了這一點後,他的音樂卻是有了突破性的進步,在畢業的演奏中更能取得美好的成績。

邁向作曲新領域

在離開學院後,別人都計劃著前路該如何部署時,徐偉賢的音樂雖然並未得人青睞,但他卻十分熱衷的繼續去創作。神讓他一步一步的踏上自己以為遙不可及的夢想︰成為了一位歌手,更讓他成為一位創作人歌手。他有機會為自己創作樂曲,也可為歌壇上一些顯赫一時的歌手作曲。並且受一些機構邀請,有機會為到不同的機構創作一些正向積極的會歌及活動歌曲。神引領他在創作的歌曲中帶出積極鼓勵的信息,他形容那些作品有時真的不似是自己的作品。結果這些樂曲不單給別人帶來鼓勵,也讓原來悲觀的他得著激勵。

山窮水盡疑無路

一直與音樂為伍的他,曾經有兩三年的時間,在音樂創作上出現了死胡同,腦海中是一片迷霧看不到前面方向。與其苦苦糾纏倒不如安然的暫時把音樂放下,神又奇妙的讓徐偉賢踏足到一個之前未想像過的藝術領域。未受過正式繪畫訓練的他,以艷麗的色彩演繹出心中的一個個意念,竟也為他帶來了一個畫展,除了有機會與人分享外,這些畫作更為當時尼泊爾地震籌得一些賑災款項,讓神的愛活現出來。

也是因為之前學院的那位老師,讓他有機會到監獄中服事。開始的時候他心中不禁戰兢,但見老師與囚犯們的相處是那般的自如,那般的親切。使他也開始投入當中,嘗試以自己熟悉的技能︰音樂去服事他們,幫助他們建立樂隊,並作定期的演出。也許他們當中不是每位都有音樂天份的,但見他們所付出的努力,已感欣慰了。

衝出低谷圓夢想

選擇了與自己本土文化有極大差異的泰國作宣教士︰徐偉賢的大家姐,是影響他在信仰路上重要的一位。帶他認識這位救主,一直身體力行活出信仰的生命,每每看在徐偉賢的眼中。在他信仰低谷時,大家姐再次鼓勵他回轉到天父的身旁;更是這位姐姐的付出,讓他有開始學習鋼琴的機會,才成就了今天的他。

馬丁路德音樂的創作,對徐偉賢是一項挑戰,看到那三十多頁的劇本,並幾乎要將每句對白演化成為樂曲,真不是容易的事。因為這個音樂劇的創作,使他對馬丁路德有了更深認識,亦漸漸明白到他所進行的宗教改革,本意不是推翻舊有的教廷,只是打算革除陳弊,將不合聖經的地方糾正過來。現時徐偉賢也在創作中使用了一些馬丁路德的作品,進行了一些改革,演變成為今天的劇種音樂。

徐偉賢除了負責全劇的音樂創作外,亦有份在這齣音樂劇中擔演一個重要的角色,這也是神靜靜聽了他的另一個夢想︰希望能有機會演出舞台劇。這些年來,神給了他好些機會去實現這個夢,在往後的日子,徐偉賢亦期望漸漸從歌手的角色轉向舞台,透過舞台演繹不同的人生和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