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奇妙

掛著陽光般笑容的崇德,講述生命中經常遇上不如意事,連他哥哥崇基也覺得他似乎困難特別多。就如在學時,兄弟倆一起參加運動會,一起跌倒,哥哥只是輕輕的皮外傷,他卻折斷了手骨。但今天的他仍能談笑自若,輕鬆自在地述說自己的經歷,是因為他認定天父的愛。

憶述長子天藍夭折的經過,他深深體會到人的渺小,知識的有限,誰人有能力可以讓這小孩子多留一刻鐘?

開始的時候,太太以為詩篇廿三篇是曙光,是神帶領兒子走出死蔭幽谷的啟示。但在兒子喪禮中,牧師再次讀出這詩篇時,她哭得崩潰了,因為知道原來這些話是上帝給他們預先的安慰。

長子夭折,讓身邊的親友質疑:上帝既是這樣的苦待他們,為何仍要持守信仰?但崇德在兒子離開的一刻,正正是他最能體會神的愛是何等高深莫測;祂竟願意犧牲自己的兒子,去拯救我們這些罪人,這大愛真是人所難以測度的。苦難不是神給予的,只是人為的錯誤,但上帝卻在這錯誤上為他們預備了安慰及保守。

兒子的離世,讓他原來作父親的計劃落空了,因此他選擇重投校園,修讀神學研究碩士。豈料在課程差不多完成時,一個偶然的機會,司徒永富的一句話,讓他以為艱辛的課程終能結束之際,又再毅然踏進柏棋大學,修讀教牧學博士課程。

在學期間,上帝更在艱巨的學習過程裏,賜下他們一子一女,這一切都全不在他們的預期之內,此時此刻他更明白到,人的計劃真是沒有多大意思,自此他就用心地去活好每一天,看看上帝如何奇妙的帶領他們一家的前路。

城巿宣教士

雖然帶著使命進入歌壇,但娛樂圈的價值觀給了他很大的挑戰,圈中人大都追名逐利,完全違反聖經的價值觀,在其間持守神的道實在一點也不輕鬆。有一次柏棋大學的校長對他說,學生中只有他是一位歌手,所以他在其職場上也有一定的使命,若上帝沒有叫他離開,他斷然不能離開。這話鼓勵了他留在藝人圈中事奉。

一直以來,教會與藝人圈子有著相互間不理解的地方,他也有感到孤單的時候。所以更希望藉著自己獨特的雙重身份──歌手兼牧者,能在其中成為城巿宣教士,帶著神的道去祝福當中的人。也盼望教會能對藝人有多些接納及支持,不似現在一些基督徒藝人出現了緋聞,教會馬上考慮的是換了見證嘉賓,而不是先了解其真相,從而作出對素常弟兄姊妹般的牧養

參演《馬丁路德》音樂劇

在2015年參演一齣舞台劇Bollywood,認識了陳桂芬。雖然崇德首次擔綱演出這部別具挑戰性的劇目,但他演出的角色卻贏得各方的好評,更得到陳桂芬擊節讚賞,還相約日後有機會可合作;也許就是那一次,結下了今次參演《馬丁路德》一劇之緣吧!

舞台劇是他一直希望參與的演出,音樂也是他喜愛的,馬丁路德在基督教信仰上是深具意義的一位人物,所以崇德義不容辭的接受這個邀請。可是在另一方面卻遇上Bollywood也打算在七月重演,這下子可叫他進退失據、左右為難,因為他在此之前已應允了參演。後來奇妙的事又發生了,Bollywood那方面竟自動提出推後一年才再演,並鼓勵他參與《馬丁路德》一劇的演出。

有一個夢

今天的他仍有一個夢想,就是希望可以開一個高質素的基督教音樂會。因著教會傳統文化的關係,一直以來未能提供足夠支持,讓基督徒音樂人可以舉辦一些高質素的音樂會。其實現時樂壇上已孕育了好些玩得一手好音樂的基督徒樂手及歌手。只是基督教界舉辦音樂會,可能用上與非基督徒同等級數的音樂人及場地;但卻接受不了與一般音樂會等量齊觀的票價,認為只能以低廉票價推廣,才覺合理,那又怎可能支持到應有的開支?不過事實雖如此,但崇德仍有信心這音樂會是指日可待的,因為上帝作事奇妙嘛!

*在當天訪問之後,崇德接到辦公室的業主通知,要他們八月遷出。這是何等突如其來的通知!但崇德仍是那句:天父有祂美好的引領,不用擔心。